保护科学理论

自然保护系统工程(Conservation by Design, CbD)


设计:Kristen Meyer


坚持以科学为基础、注重多方协作的标准化分析方法,是TNC进行所有保护工作的前提。1996年TNC创立了一套普遍适用的保护方法,以指导我们将使命转化为明确而具体的共同目标和努力方向,为员工和合作伙伴甄选出有必需得到保护的生物多样性及优先保护的区域,制定保护方案,并衡量保护成效。我们将这套方法称为“自然保护系统工程”(Conservation by Design, CbD)。



“自然保护系统工程”(Conservation by Design, CbD TNC 在全球范围内通用的制定和实施保护战略的逻辑框架和科学基础。它通过跨学科的分析和与利益相关方合作,识别和筛选能够有效应对重大环境挑战的系统解决方案,使有限的自然保护资金获得最具战略性和最高效的使用。






以科学为基础的保护框架: CbD的核心理念简单明了,具体表现为一个四步循环、灵活可调适的适应性管理过程:1)确定保护目标和保护重点;2)制定保护策略;3)采取保护行动;4)评估保护成效。


1确定保护目标和保护重点(Set Goals and Priorities)


对于保护目标描述通常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结果。基于现有的可用的最佳科学信息和我们先进的测绘与规划工具,TNC为保护重要物种和生态系统的数量和地理分布分别制定了长期和短期目标。为了在实现我们的保护目标的过程中取得最有效的进展,我们确立了优先保护目标——那些最需要采取保护行动的地方:对生物多样性产生严重威胁的地方,或能带来最大自然保护回报的地方。


2)制定保护策略(Develop Strategies):

在这些优先事项的指导下,我们与众多合作伙伴一起设计创新的保护策略,以实现我们的保护目标。我们的战略不仅反映了我们对生态和生物多样性面临的重大威胁的理解,也反映了我们对其中发挥作用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力量的评估。我们寻求既能满足人类需求,又能满足物种和生态系统需求的解决方案。


3)采取保护行动(Take Action):

TNC致力于通过在本土、区域和全球采取行动来取得基于地方的成果。我们的大部分资源——人力和财力——都用于执行我们与合作伙伴共同制定的战略。我们的行动多样而敏捷,但通常包括


  • 投资科学,为决策提供信息;
  • 保护和管理土地资源与水资源;
  • 与各行业各类团体建立战略联盟;
  • 制定和执行支持性的公共政策、实践和激励措施;
  • 提升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实现保护目标、成果的能力;
  • 开发和示范创新的保护方法;
  • 建立或完善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准则;
  • 设立私人和公共保护资金,如通过创新的债务换自然方式融资。


4)评估保护成效(Measure Results):

我们通过回答两个问题来衡量我们的有效性:“生物多样性状况如何?”和“我们的行动是否产生了预期的影响?”。跟踪我们的目标的阶段性进展,评估我们的战略和行动的有效性,为我们调整目标、优先事项和战略提供反馈,并绘制新的方向。


科学家和当地社区共同努力,保护西太平洋濒危的海龟和它们的筑巢地   © Justine Hausheer


TNC以前惯常对应该在哪里进行保护(如生态区评估)和应该如何开展保护行动(如保护行动规划)的问题分别按次序进行分析。随着我们的策略不断多元化和复杂化,我们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引领系统性改变发生的需求不断增加,CbD正向将这两种分析方法整合和进一步拓展的方向发展,以反映社会与自然系统的相互依存关系,从而支撑我们在这样的综合系统中创造人与自然良性循环的美好愿景。

 

CbD表达了我们的保护愿景,并将我们的合作、基于科学的方法与关键的分析方法结合起来。在世界各地,这个战略框架指导着TNC 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保护所有生命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水域。我们寻求的解决方案需要既能满足人类的需求,也能满足物种和生态系统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