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科学

小科普|马来熊:最小的熊拥有神奇的人类特征

  • 日期:2023.01.09
  • |
  • 来源:TNC


bear

马来熊魅力四射,但有时也很蠢萌。©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当Wong Siew第一次看到这只熊时,整个人瑟瑟发抖,汗毛直竖。这不是一头凶猛的灰熊或带着幼崽的母黑熊,这是一只雌性的马来熊,它正直挺挺地走着,前腿抱着宝宝靠在胸前。它看起来像一个抱着婴儿的人类母亲。


Wong说,这有点诡异,但是也很神奇。


在对马来西亚沙巴婆罗洲马来熊保护中心的最后十几只马来熊研究了20多年之后,这些孤独的热带生物仍然让他感到惊讶。


不像频繁地出现在自然纪录片中、在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等地方很常见的北美灰熊,很少有人知道马来熊的存在,更没有人关心它们的困境。


它们是世界上研究最少的熊,它们的熊爪(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被认为是美味佳肴)、胆囊(据说有治疗作用)、犬齿和爪子(当地人认为有超自然能力)以及熊肉吸引着一些人,因此它们遭到了大规模的偷猎,栖息地也受到破坏。


但随着研究的进展,科学家们发现马来熊和人类之间越来越多的相似之处。比如,它们会模仿彼此的面部表情。


野生动物专家希望通过深入的研究、严惩偷猎者和贩子以及加大动物保护中心的救助,阻止马来熊走向灭绝。


bear up a tree

马来熊是攀爬高手。©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森林里的小熊


就算是只看一眼,再不了解熊的人也不会把马来熊和黑熊或棕熊搞混。马来熊耳朵小小的,而且脑袋更圆,它们的毛发又短又光滑,而且体型很小。


马来熊是世界上最小的熊,体重在75到80磅(约34公斤至36公斤)之间。一只大型雄性婆罗洲马来熊可能有100磅(约45公斤)重。与之相对的,一只雄性灰熊可以轻松地重达600磅(约272公斤),而在阿拉斯加以鲑鱼为食的灰熊甚至会重得多。


马来熊生活在东南亚的热带森林里,它们不冬眠,大部分时间都在树上爬、吃、睡,有时还会爬到130到160英尺(约40米至49米)高的大型硬木的树干上。


这就是为什么它们进化得比北美的表亲体型更小。以水果、种子和虫子为食只能把它们的体重控制在一定限度内。这种食谱也是为什么它们在森林的生物多样性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它们吃水果,然后通过消化系统把种子从树上散播到森林以外的地区。他们挖掘昆虫时也会挖掘到树木的根系,通过翻土为其他植物提供养分。


它们挖开树干以无刺蜜蜂的蜂蜜为食时,会留下非常适合犀鸟和鼯鼠的洞穴。


它们有适合攀爬的爪子和长达17英寸(43厘米)的舌头,能够钻到洞里采蜂蜜和白蚁。Wong甚至看到他们使用工具,在岩石上敲开椰子,吃里面的果肉。

“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显得不可思议。”Wong说。

 

一只马来熊幼崽。©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面部表情


尽管马来熊很聪明,会爬树和使用工具,但它们是独居的。雌性会和幼崽共同生活三到四年,雄性则会独自在森林里生活。Wong说,马来熊相遇时会经常打架,为了保护自己那一小部分生活区域的资源,它们会“互相残杀”。


这使得婆罗洲马来熊保护中心最近的研究更加独特。


马来熊,至少那些被圈养的马来熊,会表演和模仿彼此的面部表情,这种行为除了狗和灵长类动物外很少有记录。


圈养的马来熊玩耍并模仿彼此的面部表情,这种方式在狗和灵长类动物之外很少有记录。©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主流观点认为这种现象不会存在,所以我对此感到很惊讶,”英国研究员德里·泰勒(Derry Taylor)说,“但我也怀疑,只能在复杂的物种中找到复杂的社会行为。”


即使是在保护中心见到过43只马来熊的Wong也对此感到很惊奇。


这项工作是由英国朴茨茅斯大学的泰勒和玛丽娜·达维拉·罗斯(Taylor and Marina Davila Ross)领导的项目的一部分。


他们一开始录了几个小时熊玩耍和相互交流的镜头。然后,研究人员仔细梳理这些视频,记录了每只熊何时做出面部表情,并将这些时刻与相应的表情进行交叉检查。


bear with facial expression

如果马来熊过着孤独的生活,为什么它们会进化到了解自己的伙伴何时想要玩耍?©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数据显示,当它们玩耍时,比如咬另一只熊的后颈,然后摔跤,它们会短暂地停下来,面对彼此,做一些表情。这些表情有时包括耷拉脸和皱鼻子。


“这让我想起潜水员浮上来换气。”泰勒说。


它们为什么会交换表情,这背后的原因还有待证实。但只从结果上来看,这实际上很令人费解,因为理解对方的表情似乎是群居动物的一种特征。如果马来熊过着独居生活,为什么它们会进化到能够通过表情来理解同伴们什么时候想要玩耍呢?


模仿面部表情曾一度被认为是人类独有的特征,但那只是因为我们没有仔细观察其他物种。研究者后来在类人猿(我们的近亲)和狗(和我们一起生活)身上发现了这种现象。泰勒想知道有多少其他物种其实拥有同样的能力,只是没有被记录下来。

 

模仿面部表情一度被认为是人类所特有。©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保护马来熊


随着对马来熊的研究逐渐深入,马来熊正在与命运赛跑,这种结局在马来西亚双威大学(Sunway University)副教授沙马拉·拉特纳伊克(Shyamala Ratnayeke)等科学家看来几乎是注定的。


越南和老挝的野生马来熊已遭到了大量捕杀,偷猎者只是为了获取肉、爪和胆囊——留下了Wong所说的“空空的森林”。


马来熊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易危动物,杀害它们属于违法行为。但和其他很多物种一样,这种威慑并不能阻止偷猎。


“这些森林需要穿制服的专业管理员和武装人员巡逻,以防止偷猎者进入。”Wong说。


然而事实上,拉特纳伊克不得不承认:“在森林中寻找偷猎者和陷阱就像大海捞针。”


©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拉特纳伊克说,化学家已经发现了一种熊胆的合成替代品,可以替代熊胆的治疗效果,但有些人仍然在寻找真正的熊胆。


最近的研究表明,马来熊会生活在像金合欢种植园之类的区域,并游走到油棕种植园寻找食物。更多的研究能帮助科学家了解马来熊的活动范围和特殊需求。


婆罗洲马来熊保护中心等机构也提供了帮助。Wong整年都带领旅行团,来教育儿童和成人,增加他们对马来熊的了解。他也收养马来熊幼崽,并抚养它们到能够独立生存。他把圈养或作为宠物饲养的马来熊重新培养野生化,目前,他已经把7只马来熊放归自然。


据Wong和其他人推测,在缺少具体数据的情况下,马来西亚部分地区的马来熊数量保持稳定。


更好地了解马来熊——以及了解它们与人类相似的特征——可能会帮助人们对这种生物产生同理心,并激发人们倡导保护世界上最小的熊的欲望。


sleeping baby sunbear

一只酣睡的马来熊幼崽。©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