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科学

小科普| 观察野生动物:分享还是沉默?

  • 日期:2023.01.05
  • |
  • 来源:TNC

Matthew L.Miller


饲养员的影子映在一只濒临灭绝的北方白犀牛背上。© Matjaz Krivic / TNC Photo Contest 2022


那时,我在写一篇工作报道,内容是关于在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位于阿巴拉契亚山脉南部的一片保护区中寻找牟氏水龟的踪迹。当我采访完同事后,他们提出了一个要求:不要在报道中提到保护区的名字。


在大部分情况下,保护区的名字是的报道的重点。但这种情况除外,把保护区的名字报道出来实际上不利于保护工作的进行,因为这可能会使牟氏水龟身陷危险之中。


把保护区的地理位置暴露出来可能会把偷猎者引过来。牟氏水龟的市场非常大,以至于有些偷猎者甚至冒险从动物园盗走它们。偷猎者非常擅长寻找动物,我不希望保护野生动物的报道反而为偷猎者提供了路线图。


分享观察到的野生动物照片是公民科学素养不断提升的重要体现。我们在iNaturalist上发布野生动物照片,数着后院的鸟类,也向野生动物管理机构报告看到的不寻常的野生动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可以在自然保护中发挥重要作用,依据我们提供的信息,研究人员能够把握住野生动物现状与趋势。


但有时分享观察到的野生动物照片可能会使其陷入危险。这不是在帮助保护它们,而是在引导偷猎者猎杀濒危物种。关于野生动物的信息,什么时候应该分享传播出去,什么时候又该保持缄默?

 

濒临灭绝的牟氏水龟。© George C. Gress / TNC


隐秘地点


如果在户外休闲活动中遇到了一个秘密地点,你会选择保密而不是传播出去,这项传统由来已久。假设你在徒步旅行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绝佳的钓鱼点,你会担心一旦消息传出去,那里会挤满人群,河岸会被垃圾覆盖,你的那片“天堂”将永远消失。从小到大我都被灌输着这样一条潜规则:如果你找到了一片户外的“桃花源”,记得保持沉默。


但万事皆有两面,社交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特性,人们都更乐意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奇妙经历。如果不以某种方式与人分享,户外活动就会少很多乐趣。


长期以来,这一直是许多形式的户外休闲活动中潜在的争议。是分享还是保持沉默?


太阳亲吻科罗拉多州荒野中圣胡安山脉的高山山峰。© John Devlin / TNC Photo Contest 2022


这种争论在社交媒体上尤为激烈。而且一如既往,社交媒体上的争论往往被荒谬的极端言论所主导。一方认为,最好的户外体验是由自己探索到的,这是对一直以来提升户外技能和坚持不懈的回报,缺少任何一点努力,都是“作弊”。


另一个极端的观点是,不公开的行为是精英主义的,是“守门人”的一个例子。他们认为,发布一张壮观的瀑布或观鸟的照片而不注明地址,阻挡了一些可能没什么经验和人脉的人探索自然的脚步。


当然,现实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我最初从家人和导师那里了解到去哪里钓鱼、打猎和观赏野生动物,然后从不断扩大的朋友圈和熟人那里发掘更多地点。当我四处旅行时,当地的垂钓爱好者、哺乳动物观察者和博物学家经常为我找到绝佳的观测地点提供指引——我也在探索的过程中为他们寻找到更好的研究地点。


另一方面,我不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我最喜欢的本土鳟鱼和美洲狮的GPS定位。即便不发,我也会和我信任的朋友分享,但不会传播到社交平台上。这是我个人的决定,这是你个人的决定。


同样,你的判断也会影响到你决定分享还是沉默,而这种决定都是私人的,在野外探索中,这属于道德范畴而非强制的保护手段。


但有时,分享观察到的野生动物的照片确实可能涉及更重大的利害关系。


一名垂钓者准备在肯塔基州东部的洛克城堡河钓鱼。© Mike Wilkinson


一张杀死犀牛的照片


我和妻子驾驶了一个上午,在南非北开普省的莫卡拉国家公园(Mokala National Park)转悠,那里到处都是野生动物。这个公园是许多稀有有蹄类动物的繁殖地。你可以选择不带向导,自己驱车前往,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我们一边为了观赏到公园中各种野生动物而兴奋不已,一边把车开进了游客中心。一位公园管理员接待了我们,我们对着他倾诉我们的激动和热情,一口气说出了我们看到的盛况。有旋角羚、非洲水牛,其中最漂亮的是3只白犀牛。我们开始描述犀牛的细节。


公园管理员的笑容消失了,而后紧张地环顾四周。我有一种在聚会上无意冒犯了主人的感觉。我们说错了什么吗?


是犀牛。很显然谈论犀牛是不能被接受的,因为这可能招致祸患。


两只极危的北方白犀牛。© Ami Vitale


所有的犀牛都面临着巨大的偷猎压力,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当我们游览南非时,犀牛角的价格已经变得非常昂贵,以至于偷猎者的犯罪活动变得越来越有组织有规模。有的偷猎者甚至冒充游客来打听犀牛的位置。


落到公园管理员的耳朵里,我们就可能助长了违法犯罪活动,因为偷猎者可能在偷听我们的谈话。谈论观测到的犀牛是被禁止的。


这种情况可以延伸到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犀牛的照片。偷猎者可以在社交媒体上找到犀牛和大象的踪迹。许多照片都包含着大量数据,使偷猎者能够确定照片拍摄的准确的地点。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的一篇题为《自拍游客将濒危物种置于危险境地》的报道,这种照片提供的信息杀死了著名的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中的许多动物。


东非肯尼亚马赛马拉的大象。

 

是否应当分享一个你喜欢但位置偏僻的湖泊的照片是值得讨论的伦理问题。但不管你持什么观点,不去发布可能导致犀牛死亡的照片理应成为共识。


动物保护者建议采取措施来减少这种风险。不要说出你在哪里看到这种濒临灭绝的动物,关闭手机上的照片定位设置。对于被偷猎者盯上的野生动物——犀牛、穿山甲、老虎、大象——在发布它们的照片之前要深思熟虑。


你可能只是喜欢在当地的公园里观赏野生动物,并在iNaturalist上记录。即便如此,在某些情况下,对野生动物来说,保持沉默要安全得多。


如果一只罕见的鸟儿出现在北美,你可以打赌它会被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Martin McAllister / TNC

 

鸟类和爬行动物


与垂钓者不同的是,观鸟者倾向于分享观察到的景观。如果一只稀有的鸟出现在北美,几乎可以确信它一定会被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出现在线上群聊中,以及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传播。在缅因州发现了一只虎头海雕(就像去年一样),几天之内,来自全国各地的观鸟者就聚集到了这个地方。这种相聚也是观鸟的乐趣之一。


观鸟已经成为大众爱好。至少在北美,鸟类普遍受到很好的保护。如果你宣称看到了雪鸮,有人闻风而动去偷猎它的几率非常低。


随着观鸟者进行其他形式的野生动物观察,他们可能会认为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此。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尤其是爬行动物。


澳大利亚的松果蜥。© Mark Godfrey / TNC

 

把爬行动物作为宠物售卖仍是一个主要的非法贩运行业,这也许没有犀牛偷猎一样引起广泛关注,但它仍然是世界上许多地方动物保护工作的严重威胁。在公共平台上分享观察到蛇或乌龟的地点可能会导致“收藏者”把目光对准它们。


野外两爬观察——是指在野外寻找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这是一种与观鸟非常相似的爱好。与观鸟者不同的是,两爬爱好者对自己的行踪极为保密。正如迈克·平莱顿(Mike Pingleton)和乔舒亚·霍尔布鲁克(Joshua Holbrook)在他们的著作《野外两栖爬行动物观察指南》中所指出的,在过去,野外两爬观察爱好者、动物收藏者和商业性的爬行动物采猎者之间的界限很模糊。这些人都喜欢寻找爬行动物。


不过,现在负责任的两爬爱好者意识到,猎杀会使爬行动物的数量受到严重威胁。然而,要想抓住偷猎者是很难的。正如霍尔布鲁克和平莱顿所写的,“不幸的是,偷猎者很简单就能伪装自己混入两爬爱好者的行列,成为了获取信息的专家,与少有防备之心的人交友,甚至创建虚假的网络身份来暗中操作。因此,资深的两爬爱好者其实对他人非常警惕。”


© Grace Cohen / TNC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同事不希望我报道牟氏水龟所在的保护区的名字。爬行动物偷猎者潜伏在那里,把自然爱好者的行动当作雷达,伺机而动。


我记得我曾经做过一次实地报道,在新英格兰追踪森林响尾蛇。到了之后研究人员把他们的卡车藏起来,四周巡逻以确保我们没有被跟踪。接着我们带着装备迅速进入树林。他们坚持让我只拍近景照片,这样就不会暴露很明显的地标。


我了解到,响尾蛇的危险来自蛇类收藏者和偶遇蛇类的个人,这些人会找准蛇穴来消灭它们。一些无良的人会标记响尾蛇窝的坐标,然后把它们卖给偷猎者。


森林响尾蛇,一种在美国东部几乎是神话般的动物,面临威胁无数。© Matt Miller/TNC


公民科学对动物保护有巨大的好处,很多公民科学项目包括分享观察到的动物的照片。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家后院里的麻雀不会对它们造成伤害,但如果是濒危龟类的话,却有可能造成威胁。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iNaturalist和其他应用程序允许在发布时隐藏位置,而且对于濒危的动物,这些平台往往主动要求你隐藏位置。你可以在不透露地点的情况下发布你看到的野生动物,把自己的美妙经历讲述给不熟悉野生动物和户外活动的人,也可以和你信任的朋友分享你的发现。


但有时保持沉默是唯一负责任的选择。


当我在写关于蛇的研究报道时,我有一种强烈地意识到,如果我错误地给出了某些细节,凭我一己之力就能消灭整个响尾蛇种群。你在社交平台上的发帖也可能导致同样的后果。请你按照我所说的仔细衡量自己的行为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