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科学

小科普| 10种你也许闻所未闻的澳大利亚有袋动物(下)

  • 日期:2023.01.03
  • |
  • 来源:TNC


6.帚尾袋鼩

Phascogale tapoatafa


small grey animal with fluffy black tail climbs a tree trunk

© eye weed / Flickr

 

把一只老鼠的耳朵放大,接着把它的尾巴换成清洁刷。然后你就得到了一只帚尾袋鼩。


这种尾巴蓬松的有袋动物生活在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森林和西澳大利亚部分地区。白天它们在树洞里筑巢,晚上它们捕食小型肉食性动物:蜘蛛、昆虫、蜥蜴,甚至一些小型哺乳动物和鸟类,包括鸡。它们能跳到约两米高的地方,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而且很少落到地面上。


栖息地的丧失,与外来蜜蜂争夺巢洞的激烈竞争,以及猫和狐狸的捕食,正导致帚尾袋鼩数量的下降。科学家估计,在过去的30年里,它们的分布范围缩小了50%。

 

7.斑尾袋鼬

Dasyurus maculatus


cat-like marsupial with an orange coat and white spots walks along a log on the ground

© JJ Harrison / Wikimedia Commons

 

这些罕见的哺乳动物凶猛但可爱。斑尾袋鼬也被称为虎纹袋鼬,生活在澳大利亚东南海岸和塔斯马尼亚的森林和小树林中。它们穿着一件锈橙色外套,上面有白色斑点,还有一个粉红色的纽扣鼻。


斑尾袋鼬是澳大利亚第二大哺乳类捕食者,仅次于澳洲野狗。(在20世纪初被人类捕杀至灭绝的袋狼体型更大。)它们的食物来源多样,会吃昆虫、小龙虾、爬行动物、鸟类和中小型哺乳动物。它们也喜欢吃袋鼠、野猪、羊和牛的尸体。


斑尾袋鼬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袋鼬物种,大小和一只小型家猫差不多,但身体更粗壮。它听起来可能很小,但不要低估这种凶猛的小捕食者。在所有掠食性哺乳动物中,它们的咬合力与身体大小的比例位居第二,仅次于袋獾,它们能吃掉比自己大得多的猎物。

 

8. 袋食蚁兽

Myrmecobius fasciatus


squirrel-like marsupial with stripes on its body sits on a log

© Helenabella / Wikimedia Commons

 

这种神奇的小有袋动物也是澳大利亚最稀有的动物之一。


袋食蚁兽大约有一只大松鼠那么大,鼻子尖,臀部有条纹,尾巴浓密。它们的食谱非常“专一”:它们只吃白蚁,很多很多的白蚁。它们在白天觅食,利用敏锐的嗅觉在地表以下找到白蚁,然后用前爪挖出来,用长而粘的舌头舔它们。仅仅是一只袋食蚁兽,每天就可以吃掉两万只白蚁。


袋食蚁兽是濒危物种,野生袋食蚁兽仅存不到1000只。虽然它们历史上的活动范围覆盖了澳大利亚南部干旱和半干旱的大部分地区,但如今它们只有在西澳大利亚的两个保护区中被发现。(自然保护工作者还在装有围栏的、防止捕食者进入的圈地内重新引入了少量的袋食蚁兽种群。)


它们的主要威胁是野猫和狐狸的捕食,以及栖息地的丧失和碎片化。和兔耳袋狸一样,袋食蚁兽也是人工繁育计划的重点,将它们以防捕食者的围栏保护起来。


袋食蚁兽是这个属中唯一的现存成员(袋食蚁兽科的唯一成员),它们与其他现存的有袋动物没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化石证据表明,在3200万到4200万年前,它们与其他有袋类动物发生了分化。

 

9. 宽足袋鼩

Antechinus sp.


small mouse-like marsupial looks at the camera

© patrickkavanagh / Flickr

 

宽足袋鼩是一种小的,像老鼠一样的有袋动物,有独特的双裂耳朵。所有澳大利亚宽足袋鼩,共15种,它们都有一种——十分有趣的繁殖方式。


在每年的繁殖季,雄性宽足袋鼩会进入自杀式的性狂热阶段,寻找并与尽可能多的雌性交配,并且不会停下来吃、喝或睡觉。经过三周的马拉松式交配后,雌性已经怀孕并准备抚养下一代。与此同时,雄性都因疲劳而死。


睡眠和食物的缺乏,以及激素(包括睾酮和应激激素皮质醇)的过量产生,都是导致雄性宽足袋鼩的健康状况快速恶化的原因。它们的身体很快就会走下坡路:免疫系统停止工作,皮毛脱落,身体出现开放性溃疡,并且失明。但它们一直在尝试交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由雄性死亡导致的种群数量锐减,为雌性和它们的后代留下了更多的食物(昆虫)。新生的雄性有一年的生长时间,然后它们也会轰轰烈烈地死去。

 

10.侏儒负鼠

Burramyidae family


© Australian Alps & Parks Australia / Flickr

 

澳大利亚有5种小型负鼠,被称为侏儒负鼠。其中4种是澳大利亚特有的,另一种在新几内亚也有分布。和它们的体型稍大的负鼠亲戚一样,侏儒负鼠有擅长抓握的尾巴,能帮它们在树叶中攀行,寻找昆虫、水果、种子、花粉和花蜜。


山地侏儒负鼠(Burramys parvus)也被成为山地矮袋貂,生活在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的高山岩石中。在春夏两季,它们只吃迁移到高寒草甸繁殖的布冈夜蛾(亚澳褐夜蛾)。山地侏儒负鼠被IUCN列为极危物种。科学家估计它们已经只剩下不到2000只。山地侏儒负鼠面临的威胁包括野猫和狐狸的捕食,气候变化,栖息地的丧失,以及布冈夜蛾数量的下降。


另一种引人注目的侏儒负鼠——美丽侏袋貂(Cercartetus lepidus),它是世界上最小的有袋类物种。成年小侏负负鼠只有约2.5厘米长(不包括尾巴)。

 

相关阅读:


小科普 | 10种你也许闻所未闻的澳大利亚有袋动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