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就任TNC大中华理事会主席演讲全文

2013年05月11日 保护领域:中国全球保护基金

学生时代,领导来找我说你可以当系里学生会副主席,我一听,那么大官啊。过了两个星期,还没当上系里学生会副主席,马上又去当校学生会副主席,后来那主席呢,在选举前,突然之间不想干了,所以,领导说,你可以当主席了。

 

在三个月里,我从一个候选人,爬到那么高。然后一年后,我又当了杭州市宣传主席,全是稀里糊涂当的。

 

我去TNC也一样,根本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但是有几件事,我特别感动,有一次参加全球董事会在芝加哥的会。三天的会,开得非常累,因为我自己也没搞清TNC组织是怎么回事。到了那我吓了一大跳,这个组织有这么多这么优秀的企业家。每天喝着冷水,啃啃面包,在那里热火朝天地讨论。

 

他们讨论的问题我都搞不清。一会非洲的一会南美的。我是蛮感动的:这帮人,他们是为了什么去讨论那些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呢。

 

那次之后,我开始反思,我们中国的公益组织应该怎么做。我参加过很多的中国公益组织(的活动),但我觉得,我们都没做好,但尽了很大的努力。那次回来我思考很多,包括因为参加TNC,对自然生态系统了解以后,对我整个公司有很大帮助。我是从TNC的生态系统里面,真正悟出大自然保护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建设,只有生物多样性,只有整个公司像一个生态系统那么健康,公司才有可能好。这两年,我比较惭愧,我确实加入了,但我没有真正地投入,去年前年都在忙,没有参加很多TNC的活动,深表惭愧。

 

前段时间,有理事提名我当主席,回忆我为什么答应,因为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投入了,第一是在座的兄弟们,记得有一次到北京开会,你们在房间里开会,我是比较晚到的。我就知道大家都很忙,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很忙,但是大家能把时间挤出来,这事让我挺感动的。那次我挺惭愧的,我迟到了。作为TNC全球的董事,我应该必须要到,但那天我迟到了,匆匆忙忙拍了照片就走了。

 

我感觉到这是个责任,也是兄弟们大家都相信,好这口。更何况,昨天我退休了。昨天我在会上忘了说一句话,从今天开始,我将真正开始学习如何做董事长。中国的董事长和CEO是一个人,但事实上不应该是一个人。美国的董事长不一定是正确的,中国的今天人们理解的董事长一定是不正确的,人家一定认为你是幕后老板。相信别人,让别人去干。但是需要我的时候,我随时都在。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不插手。但是,花点时间在TNC是值得的。

 

在座的每一位,不要为难,做公益我们并不觉得比别人高尚多少。我反对极端公益组织,好像别人干的都是坏事,只有自己多伟大多了不起。

 

我们这帮人做公益,是因为我们好这口。我们不需要贴个标签,说你爱好大自然,你是大自然保护协会的理事,你才参加这个会。你也不必为难,因为我有多少钱,我没捐钱。你捐了多少钱,也不要觉得你多伟大,没捐钱,也不用觉得你多渺小。

 

我们这帮人志同道合,这个“志”和“道”,就是我们希望空气、水好一点,我们希望下一代的人身体身体更健康。

 

今天在中国,TNC可以做的事情很多。首先,我们从完善上,要成为一个中国真正优秀的公益组织。社会发展下去,NGO组织会越来越多,但是到底应该怎么做NGO组织,这是我们企业家应该思考的,这个社会,最有能力建立组织的是企业家。政府在NGO组织里面一定是做不过我们的,假设我们不做就会被人认领。

 

我们今天要学习思考:TNC如何扩大在中国的影响,那就要我们把自己做好,把自己的承诺做好。思考怎么建立一个受人尊敬的NGO组织,中国的很多组织走了很多路,但我们这个组织要做的独特一点,是一批朋友,一批爱好大自然的人,在一起做一件快乐并且对的事情。

 

有三件事,我觉得挺重要的,心态、形态和生态。心态影响形态,形态影响生态。今天中国的生态现状就是中国今天社会心态的体现。浮躁导致这一切。而心态的破坏,一定会导致你的形态就乱了。今天我从太极拳,就是希望学习心态。企业管理就是形态,这个社会生态,只要心态好了,里面调好了,就会慢慢好起来。


所以,我们这代人能为下一代搭建一个框架,每一代有每一代的事。祖六把我们聚在一起,我们未来几代就要把这个组织不仅建设得流程很透明,我们还要实实在在做点事。我们真正可以给我们的孩子传承的是信念。TNC不见得站得很高,我们倒是要做几件小事,让人们都能参与。


不仅仅是理事会,我们还希望扩大TNC会员组织。很多人“好这口”,我们就应当让更多的会员加入进来。其实我们不在乎捐多少钱,你做多少事情,在乎你影响边上的人,变成大家的行动。我希望大家开始慢慢体会,建立属于我们这个组织的文化,建立属于我们这个公益组织的味道和形式。

 

TNC要在中国做的是两件大事。今天已经不再需要有人去讲中国环境有多恶劣。TNC也不需要去讲我们的水也不能喝,空气有多糟糕,因为这样讲得越多只是添乱。我觉得我们需要做两件事情。一是要告诉中国人,只要关注和行动,你就能够去改变它。Yes, we can.我们是可以改变被破坏了的环境的。美国三十年代就曾经这样过,欧洲这样过,日本这样过,台湾这样过,很多国家都这样过,但是他们变了,我们也是可以变的。

我们聚在一起,讨论这件事情,这就是工作。如果有微博、微信是关于环保的正面的积极的力量,转发、评论都是做公益。点点滴滴,对这个社会就是变革。所以,TNC要做的是小事,可操作的事。


另外一件事情,我们的理事会现在很多事企业家,我们还可以增加科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企业家要学会怎么样务实、有效地把事儿干出来,科学家要告诉我们怎么把事做正确了,社会沟通学家帮助我们沟通,有时候,这些事儿企业家去做效果倒不好。


这就是我想讲的。我也没有想得特别清楚,因为昨天晚上刚刚下班,今天又来上班。这只是想跟大家在一起,共同探讨一个方法。我们不敢承诺一年时间把一个组织干得很好,没有人敢承诺,一个好的组织是十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起来。我只是接过了这一棒,哥儿几个信任我。只有信任,才能把事情做好。